首页 >最新资讯

东八线为什么民国值得怀念

2019-11-10 02:23:31 | 来源: 最新资讯

东八线为什么民国值得怀念

这两天在读何兆武先生的《上学记》,书中所写的是民国时的人和事。这些人大多是何先生在西南联大的老师或同学,其中有些是我们所熟悉的,比如钱穆,比如闻一多,比如梅贻琦。

他们都是学者,无论教授的是历史还是文学,思想是激进还是守旧,但无一例外,他们都带有那个时期知识人的特点——儒雅和从容。

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梅贻琦先生。“比如梅校长,那时候五十好几了,可是极有绅士风度,平时总穿得很整齐,永久拿着一把张伯伦式的弯把雨伞,走起路来非常稳重,甚至于跑警报的时候,周围人乱烘烘,他还是不失仪容,安步当车慢慢地走,同时疏导学生……”

这类气度不是一时半会能炼就的,需要很好的家教和文化熏陶,更需要一个宽容自由的大环境。那时候虽然是蒋介石名义上统一了中国,但蒋所控制的地区也就是江苏、安徽、浙江等地而已,很多地方依然有大小军阀占据,广西是白崇僖,山西是阎锡山,云南是龙云。这样就没有一种统一的意识形态,蒋介石推行的是三民主义,陈济棠、何健他们推行的是传统儒家的那一套,要求“尊孔读经”……

没有统一的思想钳制,就给学术留得了空间,所以那时的人思惟是相当活跃的,甚么思想都可以宣讲。凡事并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两分法,讲求的是以理服人。你可以讲你的三民主义,我也可以将我的三纲五常。并不是说你的观点和我的不相容,就视你为寇仇,必除之而后快。

因为宽容和自由,所以人精神没有负担,不用担心自己说错了话而被别人打击和迫害,因为别人会和自己说理,自己也可以和他人辩驳。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,人自然会变得儒雅和从容起来。

我想,何先生那代人是幸福的,对幸福,何先生有很多精辟的见解。他认为:“幸福的条件有两个,一个是你必须觉得个人前程是光明的、美好的,可是这又非常模糊,非常朦胧,并不一定有什么明确的目标。另一方面,全部社会的前景,也必须是一天比一天更美好,如果社会整体在腐败下去,个人是不可能真正幸福的。”

“幸福是圣洁,是日高日远的觉悟,是不断地考问与扬弃,而不是简单的信仰。简单的信仰也不能等同于幸福,由于它没有经历批判的历练,不免流入一种盲目与自欺,只能是沦为愚夫愚妇的说法。”

何先生求学时正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,但他们却肯定地认为战争一定会胜利,成功以后一定是个民主、美好的世界。由于未来是美好的,人有了这个希望,虽然环境艰苦,但人却是幸福的。幸福其实不一定和钱有关。

何先生受的是民国时的教育,自然带有那时人的气度。行文有如行云流水,气定神闲。这和我读章怡和先生的书是一样的感觉,感觉他们的文字都是那么从容,就连叙说苦难时都是含笑的,好像苦难犹如身上的灰尘,只需轻轻拂去就是。

这是读很多当代作家文字所感受不到的,很多人的文字行文特别紧张,这种紧张缘于内心的焦虑和恐惧,而这类恐惧不是十年半载所能医好的。

由于,文字产生的土壤已被彻底铲除了。

万艾可有哪些优点

女月威尔刚三姐妹

印度神油简介

威尔刚香港英文怎么吃

猜你喜欢